十的十八次方(一)「小郁,妳考上哪裡?」「和你一樣,私立明港中學。」小郁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,和我上同一所小學和國中,且都是同班的同學,現在又和我上同一所高中。老實說,即使像我這樣看了她十幾年了,從小到現在,還是會覺得世上沒有一個女孩比她更漂亮,或更可愛吧。她有令人羨慕,且完美無暇的皮膚,美人兒的五官,一切童話中公主的想像,在她身上都能找到印證,但是,她唯一的缺點,就是個性。除了我之外,每個人甚至如她的家人,小郁都不想理會,每次有什麼活動也不會參加,十足的自閉症患者,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她像一般的女孩一樣,有著喜怒哀樂表現於臉龐。在我心目中,她一直是個開朗且幽默的女孩。我們如同一般的兄妹般,我保護著她,她照顧著我,一直一直,我們的好默契如雲在天,理所當然。在我們上國一時,小郁的父母親曾將心理醫生建議他們的話告訴我,並拜託我好好照顧小郁。「阿學,小郁這孩子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時候,才會像正常的女孩一樣,心理醫生認為除了那個之外,說不出其他的原因,不過他建議小郁要常常和你在一起,說不定這樣可以緩和自閉症的病情,我真擔心萬一哪一天,小郁連你都不理的時候,她不知道會變成怎樣,所以,請你一定要好好的和她做朋友,幫我們這沒資格做她父母的照顧她。」那個,就是指小郁生理上的缺陷,或異常吧。她得了一種叫先天性膚色白化神經異常症,聽醫生說要出現這種疾病的機率為十億分之一,一九八零年時,出現了第一個病例,在那之後不會超過三個人得到過。原因不明,最主要的病情為膚色與髮色為白色,其他大概沒有什麼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。心理醫生認為,小郁可能是因為膚色與髮色與週遭的人不同,所以才會排斥與人接觸。至於為什麼不排斥與我接觸,醫生說還要再翻翻資料,才能確定。但是翻到現在,他還是找不出原因來。今天是高中聯考放榜的日子,小郁和我知道考上哪後,決定一起騎腳踏車到我倆家附近的黃金海岸放風箏,一方面慶祝又同校,另一方面則消消從聯考完後一直等待成績的悶氣。「那妳考幾分?」我的風箏早已高飛在天上,穩穩在空中翱翔。但小郁的風箏仍在空中掙扎,一起一落的。我乾脆將手中的風箏線拿給她,她先幫我牽著,我則負責將她的風箏,淺藍色中間還有鳥形圖案的風箏,弄到高空中。「呵呵,只贏你一分,很巧吧。」「妳還真是好運啊。」「不不,這要靠實力。」「好吧,算我輸你了,來,妳的風箏。」「謝謝,嗯,輸的人要請吃東西哦。」她滿臉笑容的看著我,我則對她吐吐舌頭。海邊的風總是那麼的大,她身上的香味,隨著風,沁入我的體內,每次,當我聞到了這股獨特的香味,都會有溫暖的感覺,從小至今,從未改變。小郁一手拿著風箏線,一手將被風吹亂的白色短髮整理整理,然後坐在一塊大石頭上,眼睛看著天上的風箏,我見到她坐了下來,也跟著坐在她身旁。小郁的眼睛,深邃,似乎可以看透藍色天的背後,究竟是誰躲著。「阿學,我問你哦,我留長髮會不會比較好看啊?」「要我說實話嗎?」我開玩笑的說。「當然。」小郁的表情似乎有些嚴肅,因為她皺起了眉頭。「我想,不管妳的髮型如何改變,妳都很美,因為,我認為妳的心很美。」「謝謝你。」小郁突然放開手中的風箏線,雙手抱緊了我,把頭藏在我的懷裡,我則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呆住。「我喜歡你。」輕聲細語,傳進了我的心,伴著微微的馨香,我也放開了手中的風箏線,回抱了小郁,把頭和小郁的頭靠在一起,把嘴貼近小郁的支票借款左耳。「在我們相處這麼多的日子以來,妳一直很照顧我、關心我,每當我傷心的時候,一個人躲起來哭泣的時候,妳都會出現在我身旁,安慰我、鼓勵我,我也……喜歡妳,我非常喜歡妳,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,但我知道,我會一直喜歡妳下去,直到永遠。」「還是……真正還是你親口說的好……」小郁抬起了頭,此刻淚水與紅暈的臉頰,讓我決定,這輩子只愛她一個。「傻丫頭,哭什麼,來,把眼淚擦乾。」我拿出了手帕,將小郁的淚水擦掉。「雖然我知道這是錯的,但是,我依然想在你懷中,直到分離的那天來臨。」「好了,不要再說了好嗎?妳看妳,眼淚又流出來了。」「對不起,我……」「好了好了,我請妳吃黑輪好不好?」「最後一定會讓你傷心的。」「……如果最後我不傷心,怎能代表先前我愛過妳。」「即使知道結果嗎?」「雖然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,但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,好好愛妳,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。」我摸了摸她的頭。「謝謝你,阿學,你果然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。」「妳在說什麼啊?妳還有一大半的人生,還會遇到更多的人不是嗎?」「不可能……再遇見比你更好的人了。」她仰頭看了天上漸遠的,成雙的風箏。「是嗎?……」我想最好換個話題,不然氣氛可能會更僵硬。我拉著她的手,往附近的路邊攤走去。「不管了,我請妳吃東西吧,嗯,就算慶祝我們告白成功。」「……好……」小郁終於又回復了笑臉。「真可惜,風箏又飛走了。」「相信我,風箏以後一定會回來的,就在這裡,別忘了。」「妳還真愛做白日夢,不過這也是妳的優點啦。……以後,我可以叫妳郁兒嗎?」「嗯。」眼睛與嘴唇笑著,代表,幸福吧。吃完黑輪後,我們便騎回家。在她進門前,回頭微笑。一個我永遠不忘的微笑。「我想在上天寫好的命運中,好好愛你,即使我知道未來有個悲傷的結果。」上了高中後,有一次我們原要如往常一起坐公車回家的,但是到了公車站牌,她拉住我的手,說肚子餓了,於是我們便到附近的小吃店買東西吃,自然錯過那班車。那天晚上,新聞便報出那輛我們原本要坐的車,發生了車禍,車上的乘客死了一半以上。這件事剛開始我很注意,但過了三、四個月的現在,只會偶而想起我和郁兒的好運罷了。此外,郁兒不習慣與我之外的人相處的毛病,上了高中後依然沒變,當同學準備園遊會攤位的時候,她也只是默默看著。園遊會很快就到了,班上都準備了差不多了,由於學校有比賽看哪個班級的營業額最高,所以大家今天都很有幹勁。「郁兒,今天要不要和我在攤位賣東西?」「對不起,我……」「沒關係,如果妳不想的話,可以回教室看書啊,有什麼事,打手機告訴我,好嗎?」我摸了摸她的頭,柔順的雪色長髮。她回教室後,我和班上的同學在攤位上賣著刨冰,由於天氣較炎熱,所以我們班的攤位很受歡迎,一直忙著。中午休息時間時,一位女同學捧著一束花跑來,將花交到我的手上,然後跑開。「喂,同學,等等,這花要給誰的?」「有張卡片,你開起來看看。」一旁的同學指著花上的卡片。親愛的阿學:雖然我知道,我沒有資格這樣稱呼你,但是我希望你能瞭解我對你的感覺。每次當我看見你與你女朋友在一起的幸福模樣,我便會心痛,我知道我要介入是不可能的,但是,聽說你女朋友有一些心理問題,我怕,突然哪天,她也會不理你。我不希望自己喜歡的男孩,臉上失去幸福的光芒,我決定,我會一直等著你,當然,我不是希望你們分手,只是,我冀望我喜歡的男孩,是最幸福的。P.S.別問我喜歡支票貼現你哪裡,因為我喜歡你,沒有理由,就是為你迷戀。一年五班馮慧婷「馮慧婷……好像在哪裡聽過。」我說。「耶!那個不是五班的班花嗎?聽說她很會寫詩,又是運動健將,阿學,看不出來哦,什麼時候追到的?」班上的同學開始七嘴八舌。「會寫詩,那不是跟阿學一樣嗎?阿學,你真奸詐。」「是啊,我看你乾脆和小郁分手,和馮慧婷交往看看。」「不行,你們把小郁看成什麼,臭男生。」「我想這大概是惡作劇吧。」我說。「我根本就不認識她。」「不可能,剛剛那個女生,的確是馮慧婷,她是全校的風雲美女,每個人都認識的。」「我管她是什麼美女,反正我不認識她。」我把花和卡片丟進垃圾桶內,轉身對大家說:「我希望剛才的事,你們不要告訴郁兒,好嗎?」「放心吧,她不會找我們聊天,我們也不會去找她的。」「是啊,我還是認為放棄小郁比較好,人家慧婷可是校花級的哦,為你自己幸福想想嘛。」「才怪,全校沒人比小郁皮膚還白還嫩,比她漂亮的也沒幾個。」「你們男生真奇怪。」班上又開始吵了,男生支援我放棄郁兒,女生則反對。「好了好了,你們聽好,我是不會放棄郁兒的,因為她是我最喜歡的女孩,誰認識馮慧婷的,幫我向她說聲對不起吧。」這時我的手機響了。是郁兒。「喂,郁兒,什麼事?」「嗯,沒什麼,我只是想說,我愛你,就這樣。」「咦?」「沒什麼啦,中午記得要拿吃的給我哦。」「放心吧,我怎麼會忘記呢?」「好,再見。」「拜拜。」晚上,我一定會把剛才的事告訴妳,因為妳是我今生,最摯愛的人,所以我不會離開妳。自從馮慧婷送花事件後,我開始注意到,郁兒,好像無時無刻都在我身邊似的,我不禁要懷疑,或許郁兒真的有預知未來的能力,當然,每次跟她提起這件事,她總是以開玩笑的口吻回答。「不可能啦,你倒是說說,這世上誰能預知未來呢?」「可是……我也說不上來啦,就是每當我想見妳或需要妳的時候,妳好像都預先知道似的出現,所以……」「那表示,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啊,這樣不好嗎?」「唔,不是不好啦,只是……」「你覺得我怪怪的嗎?」「沒有,就算妳怪,我也喜歡怪的妳。」「那麼,聖誕快樂!」「妳也是,聖誕快樂!」把郁兒送到了她家後,便往我家走去,我家離她家很近,只要經過一個轉彎走進巷子,然後步行三十秒就到了。看看手上的錶,已經十一點多了,明天就是聖誕節。今天帶了郁兒逛了一天,因為郁兒說頭有點痛,所以我們就放棄了參加聖誕舞會的行程。我轉進了巷子,手從口袋中找出我家門的鑰匙時,突然有人叫住我。「阿學。」在沒路燈的巷子裡,一位看不清容貌的女生出現,我確定不是郁兒,因為聲音不同。「妳是……?」「我是馮慧婷,還記得我嗎?」「我記得,謝謝妳的花,有什麼事嗎?對了,妳怎麼知道我家在哪?」「我問你班上同學的。其實沒什麼事啦,只是,嗯,今天和明天學校不是放假嗎?」「所以?」「我只是……想見你而已。」自從馮慧婷送花給我,加上班上同學加油添醋的傳出後,就有很多根本不認識的男生,跑來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,大部分是罵我為什麼不選馮慧婷,或是我沒資格喜歡馮慧婷等等的話,說實在,我不是不喜歡校花級的女生,而是我有了一個人在我心底,就是郁兒。「抱歉,我想我不能回報妳的心意,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,妳知道的。」「我不希望你回報,只希望你能記住我。」「像妳條件那麼好的女生,應該要找比我好的男生才相配,懂嗎?」「我…我今天在這裡等了一天了……我才不稀罕什麼金童玉女,我只喜歡我心中汽車借款我等待的那個人。」「對不起,我真的很抱歉。今天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說話對吧?為什麼妳會……這樣呢?」「別問我喜歡你哪裡,因為我喜歡你,沒有理由,就是為你迷戀。」「或許妳應該要更瞭解我,我想妳是因為完全不瞭解我,才會這樣吧,我不希望對方沒有理由的亂喜歡,這樣結局一定是不好的,所以,回家吧。」當我說完時,才發現口氣有點不好,不過,這樣也好,這樣就能讓她死心。「也許,當你瞭解我之後,才會發現我不是隨便喜歡上一個人的。」「很晚了,回去吧。」「……」她低下頭。「我知道了,聖誕快樂,拜拜。」「嗯,拜拜。」等她消失在黑暗的轉角後,我喃喃自語:「真的很對不起,我還是只喜歡一個人,不過我想,我們一定,可以成為好朋友的。」「是啊,你和她一定會是好朋友的,放心吧。」郁兒突然出現在我背後。「郁兒,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「我從我家後門來的。」「不是,我不是問這個,妳的頭不是在痛嗎?」「如果我們去參加聖誕舞會,她不是就沒辦法在聖誕夜看到你了嗎?」「妳早就知道她在這裡等了?」「沒有,我隨便說說的,晚安。」又來了,郁兒好像又有預知未來的能力,我只好笑笑,和她說聲晚安後,便拿起鑰匙開門。回到家的第一件事,當然是洗澡了,今天逛了一整天,蠻累的,不過我和郁兒都玩的很高興,算是值回票價了吧。熱水所誕出的蒸氣,充斥了浴室,我看著眼前一片白茫茫,心如迷途羔羊,充滿了疑問。為什麼?我有種感覺,馮慧婷喜歡我,就像我喜歡郁兒般,深不可測。將來,或許,郁兒離開我的時候……或許……不,不可能的。潛進水中,讓熱水把我混亂的思緒,清澈。郁兒這陣子怪怪的,不再和我有說有笑,似乎在害怕什麼,又好像要決定什麼事情一樣。今天是市運會,我們班運氣不好,抽到了要去觀看加油的籤,全校都放假,只有我們班要去曬太陽。「郁兒,妳真的不去嗎?」「我不舒服,幫我請個假好嗎?」「哦,好,妳好好休息吧。」郁兒的臉色真的不好。「真倒楣,全校只有我們班抽到,三十七分之一耶。」「阿學,我問你哦,十億乘以十億等於多少?」「……十的十八次方啊,怎麼了?」「那你就別抱怨這種小事了,快去吧,遲到了。」奇怪,郁兒在說什麼,看來,她真的不舒服。「……哦……那妳好好休息,比賽一結束我就回來看妳。」我們班在開幕典禮前集合完畢,一個早上都沒有我們學校的選手出場,大概是預賽就輸了吧。下午的第二項比賽項目為女子 八百公尺 ,聽到大會介紹到我們學校的選手時,我們班大聲歡呼,因為,我們今天就只有這個機會大聲呼喊。「第二跑道的是,明港中學高中一年級的馮慧婷。」馮慧婷,是她啊,原來她厲害到能參加市運會。自從上次聖誕夜後,已經兩個月沒有她的消息了,想必是她已經放棄了吧。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,當初她送花時,我根本沒注意,聖誕夜時因為巷子太暗,看不清楚。這次,她帶著自信的微笑出場,一頭烏黑的長髮綁成的馬尾搖曳著,紅色的運動上衣與白色短褲,汗從潔白的額頭上,順著她臉龐的曲線滴下,勾勒出美麗的五官。原來,這就是大家口中的校花,或許是其他比賽的女生都比較男性化吧,那個時刻,我真的被她的美所震驚,與郁兒柔弱嬌嫩的美完全不同,是另一種強韌中帶有柔軟的美。如果郁兒的美如藍天,那馮慧婷的美就如大地。「喔,小慧,妳的身材真棒,加油!」「明港校花加油!」「看這裡,我們都在這裡。」「天啊,加油!」「田徑場上的蝴蝶,加油!」「打敗那些男人婆,美麗的老婆。」班上的加油聲開汽車貸款始加大,每個人都張大嘴喊著,只有我,或許是被她的美嚇到了,或許是怕被她知道我看著她,所以不語。「好,比賽開始,第一衝出去的是第三跑道的選手,一開始選手們的差距都不大,最後的是第二跑道的選手。進入第二個彎道了,領先的仍然是第三道的。」不妙,馮慧婷居然最後,不知道她怎麼了。她經過第二彎道的時候,剛好離我們的看臺最近。「啊,第二道的馮慧婷,經過第一圈的第二個彎到時,舉了一下右手並看著看臺,啊,原來那裡是明港中學的加油區,不過她這麼做,讓她的落後加大了,不知道為什麼,等等,她加快了速度,好快好快,衝到了第三名了。比賽還有最後一個彎道與直線,領先的三名選手開始加速了,拉開與其他人的距離,來到最後的直線加速了,啊,第二道的選手搶下了第二名,接近保持領先的第三跑道選手,很接近,很接近,並排了,啊,跌倒了,第二道的選手跌倒了,第一名到達終點,第二名也到了,原本第四名的第五名選手與剛跌倒的第二道選手,在終點前拼戰,到了,第三名是第五道的選手,第二道的很可惜跌倒了,只得到第四,如果沒跌倒,說不定能拿下第一。大會報告,請下一場的選手到準備區集合,再報告一次,請下一場的選手到準備區集合。」下午比賽完後,班上的同學就地解散,我則繞到了選手休息室,裡頭,傳來啜泣聲。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,果然,馮慧婷在裡頭。「喂,妳不要在難過了。」「阿學……你怎麼在這裡?」馮慧婷望著我,以一雙哭紅的眼,白皙的大腿與小腿間,是血紅的膝,此時披頭散髮的她,顯得憔悴。「只不過是一時大意,大家都知道妳很有實力的啊。」「失敗就是失敗,你知道嗎?為了這次的比賽,我努力專心練習,功課因此跟不上進度,而且,也已經兩個月……沒有追逐你背影了。」「下次再來就好了嘛,況且,妳這兩個月來的苦練,又不是沒用,我相信妳的實力一定進步很多。」「謝謝你的鼓勵,我想,我還可以更進步……」馮慧婷笑了,第一次,我清楚的見到她的笑容,這個笑容讓我在心中暗暗決定,一定要讓這笑容常常掛在她美麗的臉龐上。「嗯。」「只要,有你的鼓勵。」在馮慧婷的情緒安穩後,我請她到一家新開的拉麵店吃拉麵,我們吃的時候聊了很多,也更認識對方,慶幸的是,我們沒聊到關於我們感情的事,我想,不管哪一方一提,那氣氛一定會很尷尬吧。然後我便送她回家。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九點了,我才進家門,手機就想了,是郁兒打電話來的。「嗨,比賽到這麼晚啊?」「是……是啊,妳好像好多了嘛。」「……。」「好吧,比賽完後,我請了馮慧婷吃飯,所以晚回來了,抱歉。」「你放心,我沒有生氣,只是,你要好好照顧她,知道嗎?」「雖然妳說話的語氣沒變,但我知道妳在生氣,不然妳不會說這麼奇怪的話,我發誓,下不為例了。」「小傻瓜,我真的沒有生氣,只是,那天快到了,所以,你要記住我說的話。」郁兒的聲音開始哽咽,我知道她哭了。「我馬上到妳家。」「等等,不要過來,讓我一個人靜靜,好嗎?」「不行,我一定要對妳解釋清楚。」「阿學,有些事,我比你還清楚,所以……。」「我對妳絕對沒有變心,相信我。」「如果你沒有變心,為什麼不相信我相信你呢?其實,你對她有一點好感對吧?是你自己怕我知道這點,才會想解釋的吧?那家新開的拉麵店,你原先想先帶我去吃的吧?就在這星期六,對不對?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房屋出租
創作者介紹

整修

hs27hswiq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